登录 注册

欢迎您来到本站: 这是智慧人生盲用软件的官方交流社区,也是下载本软件的官方唯一通道

智慧人生是专为盲人朋友精心打造的上网和本地办公综合性的一款多功能辅助软件,目前健全人也可以使用,欢迎大家下载体验:

该软件多数功能开放给大家免费使用,部分高级功能为会员专用

目前功能包括:论坛互动、语聊网点、文字处理、实用查询、智慧阅读、有声世界、新闻资讯、视频直播、智能路标、OCR、文本转语音、股票监视播报、以及帮盲人看验证码等综合性数百项功能请下载后体验……

点此下载智慧人生最新版官方完整安装包
发新帖
雷蒙

[书籍美文] 个人原创:偶尔一个鬼故事

1楼 雷蒙

本作品为雷蒙原创,版权归忘忧谷所有。


下面上第一篇,靳幽冥系列。

第一章 幽冥



福生无量天尊,各位朋友们你们好,也许在某些人心中,我是个神棍,但说实在的,我是个看事儿的先生。

没错,就是可以下通幽冥上通星宿的先生,那位朋友要问了,这块儿不应该叫阴阳先生吗,其实不然,阴阳先生只是很偏门儿的叫法。

要说我是个阴阳先生,那也是没错的,不过,阴阳先生无门无派,而我的一身本事,传承的是道家一脉。

正式的自我介绍一下,我姓靳,叫靳幽冥,从看完神鬼传说之后我就不喜欢这个名字,靳幽冥,靳幽冥,念白了不就是进了幽冥了么。

咱们今天不讲封妖,不讲驱邪,就讲讲我遇到的坏人胚胎的事儿吧。

还记得有一天非常热,大晚上的天就跟要塌了似的,我慢慢悠悠的走着。

在人群当中,我很不起眼,当然我也从没想过,二十好几的人了还不找个媳妇儿的事儿,那是因为……又跑题了,这个事儿有机会了我在找忘忧谷帮我录制下来吧,老毛病了,自从那次让鬼摸了眼睛,我失去了哭的能力,有了个胡思乱想的毛病。

我正在人群中漫无目的的穿梭,刚好一抬头,看到了她。

没错,是女她的她,那是个女孩儿,没有二十也差不多少,不过我可没打算勾搭人家一把,我的目光也没在这上面。

至始至终,我的目光一直盯着她肩膀上的两盏阳火,人有三盏灯,肩膀左右个一盏,头顶一盏,分别代表着天、地、命三魂,我的眼睛,就盯在了那女孩儿左右肩膀的两盏灯上。

那是因为她已经阳火微弱,如果不出什么问题,今天晚上,鬼差肯定要拿地狱勾魂锁取她性命下阴曹了。

之所以她会这样,目前我还不清楚,当然我更不能拦住她问个究竟,在这个不信鬼神只信名利的社会上,所有的心都麻木了的人群中,我上去拦住她说姑娘,你阳火微弱,恐怕命不久矣,敢问您惹上了什么东西吗?

我要这么问,得到的肯定不是她的回答,而有很大可能得到的是一巴掌,周围的人群还会拍视频发到朋友圈微博等圈子里,到那个时候我靳幽冥就真快进幽冥了。

最好的办法只能悄悄跟着她,我在那女孩的背后不紧不慢的尾随着,不多时离开了喧闹的大街,到了一段没有路灯的地方。

就在这个点儿上,我突然听见了锁链叮当之声,这种声音不是先生肯定听不到的,我心中暗道:“来了,没想到鬼差来的那么快”。

心中念头还没落下,在前方忽现个身高足足有两米,左手拿着勾魂牌,右手持着勾魂锁的鬼差。

那鬼差上前,右手勾魂锁一甩,一拉,这女孩儿的魂魄轻飘飘的被拽了出来。

这时候我不能不管了,从黑暗之中走了出来,上前打拱问道:“地先生靳幽冥有礼,敢问差爷,这女子年轻如此,为何勾了她魂魄,拿的还是勾魂使无常老爷的勾魂牌,看来是要下地狱啊”。

那鬼差也没怠慢,我们先生行当里头有个规矩,出道之后,必须先试试水,自己去找个最凶厉的邪物作为立威之用,斩杀的邪物越强,到地府通天庭就好办的多。

这鬼差上前行礼:“久仰靳先生大名,至于先生所问,恕卑职无可奉告,涉及了生死簿和崔天子,先生您可明白了么”?

我一听心中大骇,小小一个人间女子,涉及了那么多的高层,这是怎么回事儿呢?心里好奇心起来了,我也没多问,转身离去。

刚一转身,我扭头问还没消失的那个鬼差:“敢问差爷,这女子名叫何名”?鬼差不懈的哼了一声:“靳先生,这女子名叫王媛,若先生无事,下差这就去到无常老爷那交令了”。

没等我回答,那鬼差就带着王媛的魂魄消失了。

我也没空多呆,加快脚步回了我住的地方,准备了一下,离开了市区。

到了郊区的一座山的山洞里,我扯开了预先准备好的红布把周围全部包裹,山洞前布置了舌底箭,说白了就是舌尖血涂抹的铜钱,钱过万人手,在加上纯阳舌尖血,,别小看了这舌尖血,舌头的力量可了不得,唇枪舌剑,口诛笔伐,这都是形容舌尖血的,一口喷出去,小鬼儿还真挡不住。

最后我往嘴里塞了把土,这也是有讲究的,人都讲入土为安,如果不吃土,到了下面没法跟鬼说话,听说过有人在野地里住着住着就塞了一嘴巴的泥窒息死亡的事儿么,那就是小鬼干的,想让你和他们聊天。

准备就绪,我嘴巴里含着土,念念叨叨着就躺下了,至于我念的什么,还是不讲出来了,这东西,没什么好处。

差不多过了一刻钟,我感觉到身体轻飘飘的漂浮了起来,慢慢的往西走去,在西面,有一条黄土大陆等着我走呢。

这就是传说的黄泉路,阴曹的事儿,我就不多赘述了,大家听了也晦气。

过了奈河,进了酆都,我靳幽冥终于算是进了幽冥了。

过了城门口,转了四道弯,鬼已四为重,到了天子殿,这时候我在想往里走就不好走了。

一个保安模样的主儿拦住我,客客气气地问:“先生来此贵干,天子府衙,不可擅闯”。

我也没空废话,就这我感觉因为个好奇心走一趟阴曹就特幼稚,哪还有什么好脾气,冷着脸对那鬼官道:“福生无量天尊,通报催天子,靳幽冥来了”。

那鬼官看我如此不尊重于他,也恼了道:“你当是什么小鱼小虾就能见我们崔天子的,赶紧哪儿来的回哪儿去吧”。

我一声怒啸:“崔玉,靳幽冥来了,你在不出来,我这斩鬼刀就把你天子殿劈了”。

话音落下不久,一个长胡子的人出来,不冷不热的对我一引:“天子有请”。

我也没心思闹这个,跟着那个长胡子进了天子殿,到了正中大殿上,见了崔天子。

这崔天子可不是什么无名之人,生的也是官威赫赫,好一副老爷派头儿。

我上前随意的打个招呼,崔天子了然一笑,吩咐左右退下,这才问我:“幽冥,你这次那么大火气,来找我什么事儿”。

我找了把椅子坐下,也不打什么太极拳了,开口问:“昨天我看见了个鬼差勾魂,拿的是地狱勾魂锁,持的是无常勾魂令,我问那鬼差为何如此兴师动众,他告诉我这事儿是你指派的,我就是好奇下来问问”。

崔天子气的一哆嗦,指着我鼻子骂:“靳幽冥,你个混账东西,就为了好奇心,我手下的鬼官拦你一把,就要拿斩鬼刀劈了我天子殿吗”。

我不自然的一笑:“那啥,老崔,刚才我是说着玩呢,你告诉我吧,我回去还有事儿”。

崔天子气的笔都拿不稳了,一挥手:“来人,把王媛给我提到天子殿正殿,我要问话”。

手下官吏鬼差们也不敢懈怠,不一会儿,昨天晚上我看到的王媛魂魄就锁来了,众鬼差往下一按:“还不见过崔天子,见过斩鬼先生”。

那王媛吓的瑟瑟发抖,跪在地上没敢抬头,崔天子叱退左右手下,对我道:“混账东西,有事儿你问她吧,这事儿我没法说”。

我好奇的从椅子上站起来,俯身问:“你叫王媛”?

王媛颤抖的答道:“我就是王媛”。

我在不废话:“你究竟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至于崔天子指派无常勾魂牌去锁你”。

王媛呜咽道:“没有,我什么都没做”。鬼是没眼泪的,她的那种表情,看上去真的很无辜。

这时候崔天子看着,腾的一声从他那个桌案前站起,一拍生死簿,都骂上街了:“王媛你还不知罪,三岁贪玩,见狗交配,你用小铲子砍断了公狗的生殖器,四岁胡闹,把你的小伙伴脑袋按进了滚烫的开水里,你还贼喊抓贼,说是自己掉进去的,五岁乱性,生剥猫皮,活挖猫眼。六岁狠毒,硬生生为了好玩踩死了六只刚出生的小狗……”。

一直听崔天子一桩桩一件件的说到了她十三岁,我的怒火已经在压制不住,体内道气奔腾不已,这就要抬手凝聚斩鬼刀劈了她。

崔天子冲着我摆了摆手,继续对王媛道:“这些今日本天子都不与你计较,人生来自有二把刀,有掌握飞禽走兽的权利,但你今年二十,十三岁和一老翁苟且,坏了一个善人的投胎机会,十四岁读书与一个禽兽不如的老师有染,坏了人投胎之机,十五岁与六名男子云雨一番,连连堕胎三次,至今为止,尔身上的因果孽债多达数十条,拿你下铜柱地狱,你屈也不屈”。

说着,不知何时,天子殿下一群小鬼呼啸来到,对着王媛同声问道:“我等与你无仇无怨,为何毁坏我等投胎之机”。

我没等王媛开口,对崔天子道:“老崔,今天我讨你个人情,让我用斩鬼刀劈了她吧”。

崔天子摇摇头:“幽冥,不可,你可别对这孽障发了善心,我非得让她轮回百世畜生道不可”。

我一惊,问崔天子:“老崔,你没搞错吧,当年蚩尤老祖跟轩辕皇帝在涿鹿一战,死后也不过就百世畜生道,就她难道还可以跟九黎这君相比吗”?

崔天子又摇摇头:“你错了,她还有一桩罪行我没说,就在今年,这孽障把她的亲生父母,活生生给关在家里一个月,饿死了尸体都没人发现,就这样,顶过九黎这君了吧”。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刚才我确不应该发了善心,让她魂飞魄散也太便宜了”。

诸位看官,你道我怎么说让人家魂飞魄散还是发善心呢,其实很简单,这王媛作孽太深,轮回百世必受千刀之痛,万割之刑,魂飞魄散了也为个好办法,在过百年,魂魄在黄泉深处还可聚生。

到了如今,我想救也无能为力了。

这正是:人身生握二把刀,天道轮回命涛涛。王媛之事为警戒,世人莫把鬼神招。


1楼 发布于:2017-6-15   |   查看数:842   |   回复数:28
雷蒙
2楼 雷蒙
先说好,这次不是小说,也不是短篇,就是我了解的一些东西跟大家说说。

每一个故事可以单独拆开来看,又有某种联系,诸位看官,老司机发车了!!
2楼 发布于:2017-6-15
杜马
3楼 杜马
来看看
3楼 发布于:2017-6-15
世界没有真情
4楼 世界没有真情
继续啊继续
4楼 发布于:2017-6-15
雷蒙
5楼 雷蒙

第二章 蝉

我是一个很喜欢四处走动的人,刚抛下了我先生的身份找了个工作,没过两天,忍不住跟老板提出了辞职。

还记得临走的时候老板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对我道:“幽冥啊,我这儿也留不住你,知道你还会别的,但你切记,出门莫往东南行”。

说完这些莫名其妙的话,老板冲着我挥挥手转身走了,我也没多想,打包好行李继续我的旅行。

走了大概有一周吧,来到了一个荒凉的村子里,我到那里的时候已经半夜了,整个村子漆黑一片。

我四处看了看,找到了一家敲门。

不一会儿,一个五十来岁的老伯给我打开了门,这人身上不知道怎么回事儿,透露出来一股暮气,好像是被挂在墙上风干过的腊肉。

那老伯出来,上下打量我一会儿,开口道:“小伙子,你有什么事儿”?

口音很重,我几乎听不懂,不过还好,这几年四处旅行,我还是能明白他的意思。

“老伯,我是走路的,太晚了,在你家住一宿行吗,我可以给钱”。

老伯瞪了我一眼,冷冷地道:“大半夜的,你不走路,难道还飘着过来不成,进来吧,今晚上住我家,但你记住,到了十二点之后不能睁眼,如果不听,送了命别怪我没提醒你”。

我非常奇怪:“为什么不能睁眼”?

老伯冷冷的看我一眼,没理会我转身走了。

我很无奈,毕竟咱现在不能动用一身的道行,这样就打乱了我炼心的目的。

跟着老伯进了正门儿的房屋,我打量了一下,正房很大,装修很考究,正面摆着黑虎玄坛。

老伯进了屋对我道:“喏,左边的床你躺着,记住,不能睁眼”。说着他指了指在左边套间儿的一张床。

我也只好点头,等他转身离开,慢慢的和衣躺下。

可人的好奇心是很严重的,闭上眼睛没一会儿,总想睁眼看看。

最后实在忍不住一睁眼,我立刻看到了那个东西。

蝉,没错,就是脱壳的蝉,不过这些蝉好似有点不对,眼睛比普通蝉要大不少,个头也大。

我一睁眼,跟触动了什么一样,围在房檐下窗户边的蝉都朝我飞了过来,不一会儿就把我掩盖了起来。

我勉强提气把脸上的蝉吹了下去,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忽然在窗外就看到了那个浑身暮气如同腊肉的老伯。

这时候我在也顾不得了,浑身狂震间长身跳起,推开房门,爪影挥动把那个老伯给抓在了手里。

我沉声道:“快说,这是怎么回事”?

那老伯吓的瑟瑟发抖,不住地点头:“我说,我说,你先把手撒开”。

我把手微微的放开,但指尖的力道确没散,随时笼罩了他全身要害。

那老伯喘口气,悠悠的跟我讲起了当年的事情。

原来这老头叫黄塔山,是从别处搬来的,跟他随行的还有他的女儿。

搬来不久,这一家子就出了事儿,有段时间,黄塔山的女儿总是气色不好,渐渐的发现,她的肚子大了起来。

在黄塔山的逼问之下,黄鹂[黄塔山的女儿]终于吐出了实情。

说起这事儿,黄老头也是伤心不已,黄鹂那天也和往常一样,把需要赶的羊给弄进了卷里,可一转身,看到了村长的儿子王二。

黄鹂的姿色不差,王二早就动了心思,趁着黄鹂不被间,一把将她摁倒在地。

事后,王二威胁她:“若把事情说出去,你一家子都别想从这里走出去”。

黄鹂只好忍气吞声,把这事情烂在了肚子里。

可没过一月,黄鹂惊恐的发现,她竟然怀上了王二那个混蛋的孩子。

这让她感到不知所措,在黄塔山逼问出她实情后,那天晚上,夜黑风高,她如暗影般的走出了这个村子,从那以后,在也没回来。

黄塔山讲到这里,眼泪已经流了满脸:“从那以后,只要这个村子晚上有人睁眼,就有蝉把他们给活生生的闷死”。

我冷笑一声,抓起了出门时随手捏出来的一只蝉道:“恐怕你言而不实吧,在风水中,蝉有镇压凶门之兆,可在巫术当中,这蝉,有可能是迷惑人心的蛊虫,我说的对么”?

黄塔山后退了一步,抬头盯着我,眼中透露出凶光:“你怎么知道”?他冷冷的问。

“因为这个”。我抬手给他看了看那只蝉。

“通常来讲,蝉的意义有很多,金蝉脱壳,螳螂捕蝉,这都是蝉的作用,为什么你女儿消失了之后你们村子里晚上有人睁眼就会有蝉来要了他们的命,我想,有种局叫金蝉脱壳,这个局的布置人就是你吧,利用蝉来隐瞒你有恋女的喜好”。

黄塔山冷冷一笑:“继续说”。

我又道:“至于你这个故事,的确很老套,现在是什么社会,你当是古代么,村长跟土皇帝似的,一天三顿的吃烧烤,大金链子小手表的不成,所以王二强奸了你女儿的借口不成立”。

“之所以你讲的那么容易,恐怕这些蝉,是你逼死你女儿的工具吧,的确,你的故事中有很多真实的事情,按照一般人的思维误区,女孩子被强奸后有很大的可能告诉其父母,但你在时间上动了手脚,如果她想说,不会在你强行逼问之下才说出来,更何况,要真是王二,那么她会选择把孩子留下么”?

黄塔山点点头:“没错,我就是忍不住,她是我养大的,难道就这么白白的给了别人么,我坚持二十年如一日的照顾她,为她不受欺负媳妇我都没在找一个,我要让她永远陪着我”。

说着,黄塔山指了指这群蝉:“看到了么,这是我养的,他们每一个的身体里都是用我女儿的血肉喂养大的,你听说过一个传说的部落么,那个部落里就像蝉未曾脱壳一样,每个女人生了孩子都会在自己搭建的坟墓当中住上三年,你能想象我一个大男人带着一个牙牙学语的小孩住在漆黑一片的坟墓里相依为命么,你不能想象,因为你根本就没精力过”。

我愤怒道:“就算你在苦,你在如何如何的不容易,那能成为你强奸自己的女儿,禽兽不如的借口么?”。

黄塔山冷笑:“无论你在怎么说,反正今天你跑不了,让我的乖女儿好好的吃一顿吧”。

我也冷笑:“你到现在还没搞明白吧,我是什么人,听说过先生这个称谓么?没错,我就是斩鬼先生,在刚才,你以为我捏了那只蝉要干什么,不妨告诉你,你的术法 根本不高明,把你女儿的尸体分开,在把肚子里的胎儿喂养了魂魄,之后找到了一只蝉母,不断喂养血肉,不断把魂魄一点点打入这些蝉的体内就行了么,现在每只蝉都是你女儿的一缕怨念,你不妨回头看看,是不是那些蝉身上都有你女儿的影子呢”。

说罢,我看天色不早,转身就走,在身后,只听到了黄塔山惊恐的喊叫:“你是我的女儿啊,不能,你不能”。

声音越来越远,最后我只听到了一个悠悠的女声:“你是我父亲,我是你女儿,父让女死,女不得不死,如今,你我妇女,同去阴曹请罪罢”。

我慢慢的走着,心中感叹:“世间之事,太过于溺爱,反倒扭曲了父性,孩子就像鹰一般,等鹰崽子长大了,他们就会一南一北,各自飞往不同的地方,让鹰崽子寻找自己的路,不能说这位黄塔山不够资格当一个父亲,不舍得自己的女儿是一方面,可他把女儿当成了自己妻子的替代品,这就造成了悲剧的产生”。



5楼 发布于:2017-6-16
雷蒙
6楼 雷蒙
发现我又要不靠谱了,哈哈,有空就更新一个吧,裸更真不是盖的,毕竟咱没存稿。

这故事呢,有的是我编的,有的是老人说给我经过加工的,废话不多说,各位慢慢看,贫道这就继续写去了。
6楼 发布于:2017-6-16
雷蒙
7楼 雷蒙
发现我有个毛病,写长篇他娘的死活就写不了,超过10W字就犯傻,只能写个鬼故事啊啥的来娱乐娱乐,有不当之处请各位指点
7楼 发布于:2017-6-16
tfyt
8楼 tfyt
继续啊
8楼 发布于:2017-6-16
晴宝贝
9楼 晴宝贝
雷蒙老师我顶你
9楼 发布于:2017-6-16
tfyt
10楼 tfyt
接着写啊
10楼 发布于:2017-6-16
tfyt
11楼 tfyt
@雷蒙
11楼 发布于:2017-6-16
tfyt
12楼 tfyt
@雷蒙
12楼 发布于:2017-6-16
tfyt
13楼 tfyt
这论坛速度不错
13楼 发布于:2017-6-16
小强
14楼 小强
不错
14楼 发布于:2017-6-18
雷蒙
15楼 雷蒙
第三章 黄泉

传说:人死入地府,走黄泉路,过奈何桥,上望乡台,喝孟婆汤。正所谓望乡台上鬼仓皇,望眼睁睁泪两行。妻儿老小偎柩侧,亲朋济济聚灵堂。这说的,就是人死入地府的场景。

但我今天讲的,不是地府,黄泉是一个人,没错,是个人。

我四处旅行的同时,会碰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人,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我第一次遇见了他。

“你叫靳黄泉”?我这么问。

“是的,我叫靳黄泉,是你的兄弟,但我并不服你,我们赌一场如何”?他淡淡的说。

我冷笑:“跟我赌,你要赌什么,到了能斩鬼的程度了么?到了能凝聚斩鬼刀的那一步了么?”

他就这么看着我:“我们玩一场死局,我布局你闯,你布局我闯,本事论输赢,如何”。

我眉头一挑:“好,不管你有没有到那一步,我跟你赌,但如果我赢了,你要回答我一个问题”。

黄泉道:“成交,如果我也赢了,那么你手中的厉魂”……

“不用你说,我手中的厉魂拱手相送”。

他点点头:“三日之后,城西林内,护人不护己”。

我伸出手:“七日之后,城东桥边,护己不护人”。

这是种术道上的规矩,赌局是靳黄泉提出来的,他划出道儿来,我得走,三天之后,我需要能活着到他所约定的地方,我如果能活下来,就得让他比我多一天,这一天看着很不错,多一天,活命的几率就减少一半,通常来讲,对施术者来说是好事儿,对破局者就凶险无比。

他在不废话,转身就走:“今天晚上开始”。

淡淡的丢下这么一句,靳黄泉就消失了身影,隐没到了黄昏的光线当中。

我找了家旅馆,开了个房间住了下来,晚上亥时刚过,就听到了敲门声。

“靳幽冥,靳幽冥”!

门外传来好似楼下旅馆老板的声音,说话的同时,不断砰砰砰的敲着门。

我开口道:“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除魔守人间,吾亡新不悔”。

门外的声音突然就销声匿迹了起来,这一晚平安无事。

第二天,第三天,就这么过着来到了第三天晚上,我按照约定到了城西的一片树林子里,靳黄泉正站在那里。

“你输了”!靳黄泉说了这么一句。

我看着他的脸色:“现在三天已过,我如期而至,何来落败”?

靳黄泉突然变了脸色,那种冷漠和淡然一扫而光:“靳幽冥,你简直愚蠢至极,你忘了,咱们的赌约当中,我说了护人不护己”。

我大惊:“忘了这茬儿了”。仔细一想,不对,抬头冷冷问:“你对我下了离魂散”?

靳黄泉冷笑:“兵不厌诈,护人不护己,需要我给你解释解释吗,如果说护己不护人,那么你赢了,护人不护己,牵扯了这个城市的安全力量,现在的刑警队已经乱套了,哈哈哈哈”!!

我也仰天长啸:“黄泉,黄泉,幽冥黄泉,我为幽冥,你为黄泉,难道你就不知道,从小父亲抛弃母亲和你唯独带走我是去干什么!”

靳黄泉脸色狰狞:“我不管你们去做什么,知道我和母亲受到了多少的非议吗?他们说我是野孩子,野种,说母亲在外面偷男人,你不知道,独独被父亲带走的你靳幽冥不知道,因为你根本就没品尝过那种感觉,你尝试过一群小孩子拿着石头等东西围着你,一边骂着野种一边砸你的滋味吗?你尝试过看着母亲晚上哭泣心疼的滋味吗?你尝试过看着母亲为了一点儿买米的钱,卑躬屈膝求人的滋味吗?你没尝试过,被父亲宠爱的你,靳幽冥根本就不明白”。

突然靳黄泉面前的我模糊了,我慢慢的从一棵树后面走了出来:“黄泉,你大意了,在你向我挥手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撒了离魂散,这种东西其实不致命,只是能让人的记忆短暂停留而已,我跟着父亲这几年来,经历了什么你知道么?算了,这些没必要告诉你,你只要知道,痛苦的人不止你一个就够了”。

“我和父亲这几年来,吃的苦,受的罪,心里受到的折磨不比你少,每日每夜都活在生命濒临死亡的状态,虽然这样,我活了十二年,足足十二年啊”!

我脸上露出苦笑,对靳黄泉道:“黄泉,其实我并不想和你打赌,刚才另外一个我只是我的控影术而已,你所做的一切,都有可能让你惊动那些正义的人,别忘了,这个世界上,永远不缺那种思维圣人,从来不会去想你的感受,他们只需要知道你该杀,该灭,他们没有任何的心里负担,还能得到一个不错的评价,术道上就是那么残酷”。

靳黄泉冷酷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我没见过的表情,他向我走了两步,张了张嘴,干巴巴地说道:“那么这十几年来,你们那么惦念我和妈妈,为什么不回来看一眼,哪怕让我知道,这世界上我的亲人除了母亲还有别人也好”。

我又一次的露出了苦笑:“黄泉,我的好兄弟,每次想起我的心里就如刀割般的疼,我和父亲离开你们,不还都是为了母亲和你么!如果我们不这样做,所有得到的,未曾得到的,都会失去,世界上不缺那种口头圣人,但你别忘了,世界上也不缺为了守护自己的亲人、爱人逼不得已做出自己不想做的事情的那些人”。

说着,我带他来到了路边上,指着来来往往的车辆道:“黄泉,你看到了什么”。

靳黄泉犹犹豫豫地道:“车,车里面的人”。

我一拍他:“对了,兄弟,他们要去干什么你知道么?”

没等他回答,我自顾自地道:“想得到一样,就必须失去一样,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他们可能获得了亲情,获得了爱情,不管获得了什么,付出的代价是一样的,比如说一个男人,他有了女朋友,结了婚,生了孩子,那么之后呢,不撇下妻子和孩子出去拼搏一番,还怎么守护得来不易的东西呢!如果只想得到不想付出,那么最后的结果只能是鸡飞蛋打,咱们还拿这个男人来讲。如果他有了孩子,不去拼搏,不去努力,早晚妻子和孩子都会渐渐的对他失望。人就是那么奇怪的动物,有时候你不去做反而招来妻子或者父母的反对,你如果去做,还会招来他们的埋怨,这就是人,有声有色的人,没有强大的本钱,守护自己想要守护的很难,很难,兄弟,保重吧,以后到了斩鬼的程度可以寻我,我告诉你一些事情”。

说罢,我转身朝着远处走去。

靳黄泉在后面伸手想拉住我,最后还是放下了。

他看着我的背影越来越远,最后空留下一句:“兄弟,你记住,男人想守护自己在乎的,就需要承受压力,想守护的越多,压力越大”。

15楼 发布于:2017-6-18
雷蒙
16楼 雷蒙
接着更新,晚上可能有
16楼 发布于:2017-6-19
世界没有真情
17楼 世界没有真情
坐等更新
17楼 发布于:2017-6-19
雷蒙
18楼 雷蒙
今天无法更新了,因为贫道辞了职,明后天的要走,稳定下来绝对给大家来个爆发,一天不写五章我都不叫雷蒙了
18楼 发布于:2017-6-19
世界没有真情
19楼 世界没有真情
@雷蒙 的 18楼
好好,这可是你说的哦,哈哈
19楼 发布于:2017-6-19
雷蒙
20楼 雷蒙
后天早上出发,稍微等待两天哈各位
20楼 发布于:2017-6-20
游客组